日本鯨魚肉美食?當心水銀致急性中毒

(優活健康網編輯部/編輯整理)過去數百年來,西方雖已不再把鯨魚視為食物,日本人捕鯨卻已有8千年的歷史,至少從史前的繩文時代就已經開始瞭。日本人把鯨魚視為巨型魚類,而不是哺乳動物,所以不受佛教禁止肉食的影響。二次大戰後,日本由於物資匱乏,人民所吃的肉類更有一半都是鯨魚肉。

過多的冷凍鯨肉 混用到便當、狗飼料中

隨著國際捕鯨委員會經過一番奮鬥,全球皆在1986年推行暫停捕鯨的措施,工業捕鯨活動也因此告終。現在也該是徹底禁止捕鯨的時候瞭,單在20世紀,北太平洋就有50萬條鯨魚遭到屠殺,南半球更是多達200萬條。

有些生態學傢認為鯨魚在尚未遭到捕獵之前的數量是2億4千萬,現在這個數字隻剩下1萬2千。藍鯨是地球上最大的動物,目前隻剩下1400條。暫停捕鯨的措施開始推行之後,有些鯨魚的數量雖已稍有恢復,但即便是最樂觀的估計,也認為當前的鯨魚數量僅達原本的14%。

國際捕鯨委員會的科學捕鯨計畫允許每年捕捉1000條鯨魚以應「科學需求」,於是日本人也就以此為由繼續捕殺鯨魚。當然,大傢都知道日本隻是假託科學之名:他們解剖宰殺這種動物的行為,對人類知識根本沒有任何貢獻。

由於日本當前隻有1%的人口仍然經常性地食用鯨魚,所以日本政府其實囤積瞭非常大量的冷凍鯨肉。於是,學童的午餐便當裡偷偷使用油炸鯨肉,東京一傢公司也在2006年被人發現把鯨肉碾碎製成狗飼料。政府官員還雇用小販到青少年出入的時髦場所發送免費鯨肉壽司捲,為瞭推廣吃鯨肉不惜喊出這種混淆視聽的宣傳口號:「吃鯨魚,救鯨魚!」

鯨魚經常感染佈氏桿菌 人類感染可能發燒、肌肉頭痛

鯨肉雖然缺乏市場,日本卻仍致力推動廢除捕鯨禁令。自從1998年以來,日本已說服瞭19個國傢加入國際捕鯨委員會。(這個組織的成員包括蒙古與瑞士等內陸國,其運作上的缺乏公正性早已被人比擬為歐洲電視網歌唱大賽。)2006年,日本以3億美元的援助收買瞭安地卡、多米尼克以及格瑞那達等小國的支持,總算湊足瞭50%的票數,而得以左右國際捕鯨委員會的議程。反捕鯨運動人士擔心,實施瞭20年的暫停捕鯨措施可能遭到推翻。

(現在回顧起來,我深深慶幸自己在日本沒有多吃鯨魚肉。鯨魚和許多海洋哺乳動物一樣,經常都感染有佈氏桿菌。在我那趟東京之旅結束後不久,《海洋汙染雜誌》[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]就刊登瞭一篇報導,指出在日本抽檢的小鬚鯨肉樣本中,百分之三十八都含有這種病菌。人類如果受到感染,可能出現發燒、肌肉疼痛、流產以及睪丸發炎。更糟糕的是,鯨肉的水銀含量非常高,光是吃一餐鯨魚內臟,就可能導致急性中毒。幸好我沒有點菜單上的鯨雜拼盤。)

鯨油及其他鯨魚產品可被其他人造製品取代

儘管如此,工業化的鯨魚屠殺活動卻是可悲又毫無必要,鯨油及其他鯨魚產品早就已經被人造製品取代瞭。況且,鯨肉的水銀及其他汙染物含量如此之高,拿來餵食學童實在是一大罪惡。更可恥的是,二十世紀的鯨魚屠殺活動,現在竟是為瞭製作人工奶油而重現江湖。隻要日本的民族主義意識繼續主導國傢的捕鯨政策,而日本又主導國際捕鯨委員會的運作,我們就絕對有充分理由反對屠鯨行為。

日本自身對於捕鯨議題的態度顯然充滿矛盾,《經濟學人》雜誌指出,日本從賞鯨旅遊獲得的收入遠高於需要政府補貼的捕鯨工業。然而,過於激進的反捕鯨人士卻掀起瞭日本全國上下的防衛心態,以致這項原本該是全球各國關切的海洋危機議題,卻變質成瞭民族自尊心的問題。長期而言,所有捕鯨船對海洋所造成的威脅,加總起來還不比日本壽司的全球化潮流來得危險。

其他比較不受媒體關註的海中生物──諸如鯊魚、深海魚,還有最迫切的黑鮪魚──不但更有隨時絕跡的可能,而且這樣的悲劇也絕對不亞於鯨魚的絕種。也許這些魚類魅力比不上鯨魚,但面臨的問題卻更加嚴重。

(本文摘自/海鮮的美味輓歌:健康吃魚、拒絕濫捕,挽救我們的海洋從飲食開始!/時報出版)

參考資料:http://pchome.uho.com.tw/hotnews.asp?aid=47569